媒體:2017,更多台灣人書寫“大陸故事”

作者:Joyce 發表日期:2017-12-27 15:18:02

2017年3月4日,福州舉行首屆台灣創業創新創客基地人才招聘會。中新社記者 張斌 攝

   原標題 2017,更多台灣人書寫“大陸故事”

   【環球時報記者 範淩誌】編者按:“茫”,這是“台灣2017代表字大選”排名第一的漢字。“兩岸關係、台灣未來的發展是‘茫然’。在茫然當中,還看不清方向。”該代表字的推薦者如是陳述推薦理由。有島內網民評論說,“民進黨執政以來,全民被攪和得跟著忙忙忙,接著當然是茫茫茫了”。“茫然”之中,新的趨勢應運而生。台灣遠見民調中心今年一項民調顯示,51.5%的島內受訪者表示想去大陸工作、求學或投資。“想去大陸”,不少人已將此付諸於行動。《環球時報》年終報道采訪了3名到大陸發展的台灣人,聽他們講述各自的“大陸故事”。

  “當你關心這裏的好壞時,你已經融入了”

   “轉變之年”,這是俞佳寧對自己的2017年的定義。當這名來自台灣的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輕車熟路地帶著《環球時報》記者在午飯時間的校園食堂穿梭時,很難想象,僅僅一年多前,戴著眼鏡、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他還在台軍軍營內服役。

   2016年底,剛退伍的俞佳寧開始思考未來,他發現自己還沒準備好工作。“我學的是生物科技,一個在台灣就業市場很飽和的專業。”俞佳寧說,於是他決定繼續讀書,並選擇到北京,“我大學是在中山大學讀的,對大陸相對熟悉”。

   俞佳寧表示,拋開什麽民族大義之類的不談,“大陸的機會也確實比台灣多很多”。他明顯感到,民進黨上台後,有點想法的年輕人都出來了,留在島內的也有不少開始猶豫。“我表哥是電子行業的設計師,現在島內訂單不景氣,他很想成為被派到大陸的台幹,因為可以預見的是,薪水肯定能增加。我的學弟前段時間在問我考大陸研究生的事情,我給他的建議很明確:考吧!”俞佳寧拿自己做例子:“台灣畢業生的每月薪水相當於四五千元人民幣。以現在的島內狀況來看,經濟在未來幾年都不會有大起色。”

   北京是長期被台當局“妖魔化”的城市,來到這裏,俞佳寧希望真正認識大陸。“這算是第一個轉變吧。以前,北京對我來說是一個政治符號,而現在是真真切切的身邊事。”

   俞佳寧意識到已融入北京是在今年冬天。最近,北京發生了一係列引發各界關注的社會事件,帶給他一些思考、困惑,甚至焦慮。“有些事情之所以會發生,肯定是哪裏出了問題。找到問題在哪,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,這是我們學法律的應該做的。”俞佳寧說。

   “以前讀本科時,我隻會去關注數據是否精確,實驗是否成功,現在不一樣了。有老師告訴我們,讀書不能隻想著掙一口飯,要更多地思考和承擔社會責任!”俞佳寧停下手中的筷子,認真地跟記者說。

   會不會被一些台灣朋友說:“這是大陸的事情,關你什麽事?”對於記者的提問,俞佳寧說:“你肯定希望自己生活的地方變得越來越好。當你開始關心這個地方的好壞時,你已經融入它了。”俞佳寧告訴記者,這個感悟,是他今年收獲的第二個轉變。

中新社記者 張斌 攝" src="http://himg2.huanqiu.com/attachment2010/2017/1227/20171227104949643.jpg" title="2017年3月4日,福州舉行首屆台灣創業創新創客基地人才招聘會。中新社記者 張斌 攝" />

2017年3月4日,福州舉行首屆台灣創業創新創客基地人才招聘會。中新社記者 張斌 攝

  “幫人創業,也幫人樹正確的兩岸觀”

   “共築中國百年夢,點讚兩岸一家親”,這是鄭博宇的台灣青年創業驛站門前張貼的一副對聯,在科技感滿滿的中關村,對聯上傳統的中國紅很是醒目。

   由於比約定的時間晚到了5分鍾,一臉疲憊的鄭博宇邊開門邊向《環球時報》記者表示歉意:“實在抱歉!剛從台灣趕回來,昨天晚上到3點才睡。”作為台灣青年創業驛站的負責人,這是鄭博宇在大陸工作的常態。從去年10月台灣青年創業驛站進駐創業公社以來,這裏為入駐的台灣創業團隊提供資訊普及、金融扶持、企業對接、創業谘詢等各項服務。“可以說,這裏是台灣青年到大陸創業的‘敲門磚’。”

   這是一個設計簡約的空間,目測有三四十平方米,各式各樣的獎杯、牌匾印證了這裏開張一年多以來的成果。鄭博宇告訴記者,今年從1月到11月,已有1500名台灣青年來這裏交流參訪。“這個數字還在增加,台灣青年來大陸的趨勢真的越來越明顯。幫合適的人來大陸創業就業,幫不合適的人樹立正確的兩岸觀,就是我正在做的事。”

   為什麽要做這些?鄭博宇認為,島內惡劣的政治環境,以及這種環境下的年輕人很容易滋生不思進取的情緒。“台灣是海島型的地緣位置,傳統上,這樣的地緣都是積極往外發展的。以前的台灣人都是拎著一個皮箱闖天下,來大陸做生意,但現在很多台灣年輕人已沒有這種衝勁兒。”

   “我這次回台灣一共4天,一條‘何守正和小嫻’的八卦新聞竟然播了3天,真是有夠無聊!”鄭博宇對《環球時報》記者說,“去中國化”搞了這麽多年,“同心圓史觀”讓台灣人產生自我意識的同時也喪失了積極向上的意識,變得自以為是。“台灣的電視節目總愛喊什麽‘台灣之光’,他們認為台灣的什麽都是第一。”鄭博宇拿台灣的PTT論壇為例,“界麵太老舊了,很難用,為什麽不改版?就是貪圖安逸,不想改變。”

   “有朋友問我,去大陸發展好還是歐美好?我說,都比在台灣好,走出來才知道外邊的世界不一樣。”鄭博宇的一個朋友去澳大利亞,結果東北話和閩南話變強了,英語卻沒進展。“所以,無論在哪都要融入當地人的圈子。開放的心態、積極的態度、通盤分析的視野更重要。”

   在采訪中,鄭博宇不時帶記者跟驛站裏的台灣創業者打招呼,“這裏就是個服務據點,水是康師傅讚助的,零食是旺旺讚助的,冰箱是創業者讚助的,我們就是要為創業團隊盡可能壓低成本”。

   “他們需要‘敲門磚’,我就是把敲門磚做好。”鄭博宇說,平均每個月都有一到兩撥同學自費買機票來找他,他們很想知道該怎樣來大陸發展。“所有的創業都是試圖解決某個痛點,我就是要盡量解決台灣創業者的痛點。如果說這一年台灣青年在慢慢轉向大陸,我這一年所做的就是促成更多台灣青年的改變,引導更多的年輕人實現自己的想法。”

中新社記者 陳文 攝" src="http://himg2.huanqiu.com/attachment2010/2017/1227/20171227104949896.jpg" title="2017年12月5日,在第一屆海峽兩岸學生棒球聯賽總決賽賽後,來自台灣的160餘位大學生棒球運動員代表來到深圳大疆創新科技公司參觀。圖為學生圍觀無人機。中新社記者 陳文 攝" />

  2017年12月5日,在第一屆海峽兩岸學生棒球聯賽總決賽賽後,來自台灣的160餘位大學生棒球運動員代表來到深圳大疆創新科技公司參觀。圖為學生圍觀無人機。 中新社記者 陳文 攝

  “要給台商關愛,也要立規矩”

   上世紀90年代,劉序浩曾以男主角身份出現在眾多歌手的MV裏。他還參演過《黑金》《天國的嫁衣》等影視劇。但其實,劉序浩的主業是格鬥術,多次奪得散打冠軍的他是台灣最頂尖的動作演員和武術指導。“這段時間一直在忙拳賽的事兒。”劉序浩說。

   2017年,劉序浩感到更多台灣年輕人把目光投向大陸,“跟島內的局勢有直接關係,這可以說是‘推力’;跟祖國大陸的發展有間接關係,這是‘拉力’。一推一拉,就成趨勢了。”

   劉序浩的首次北京之行在1993年,當時他下決心,“以後再也不要來”。“我那時候在讀書,但感覺自己在這裏成了大款,一百塊錢能請一桌子人吃大餐。但我不想留在這,因為一切都很不方便。”

   直到2007年,一次兩個月的出差機會讓劉序浩再次來到北京。“當時這裏給我一種‘大’的感覺,心很大,思維很大。那時島內氛圍已經很‘小確幸’,隻不過當時還沒有出現這樣的詞來形容。我感到,北京‘有搞頭’。”

   2009年,劉序浩到北京尋找機會,“比起事業,這半年最大的收獲是,走街串巷中,我完全了解了大陸、融入了大陸”。劉序浩對記者說,台灣人來大陸要停、看、聽,最好先在大陸就業,而不是創業。

   劉序浩隨身總帶著兩包煙,一包“阿裏山”,一包“大前門”。“北方人喜歡‘散煙’(遞煙給別人),對大陸人來說,‘阿裏山’算新鮮玩意兒,能迅速拉近距離,這就是我融入大陸社會的方式之一。至於‘大前門’,是跟台灣人打交道時用的。”劉序浩對記者說。

   “台灣人給別人的感覺常常是工作能力強,文化素養好,認真負責,不吹牛,這些都是第一印象。但一做事,全是抱怨!他們常常會講‘我們台灣會怎樣怎樣’‘你們怎麽能夠這樣’。”劉序浩說,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,是因為一部分台胞,尤其是來創業的台商容易抱著一種心態——隻有這樣才能獲得更多的關愛。

   在劉序浩看來,大陸給來創業的台商“行便利”時,不能忘了“立規矩”,不能給來大陸發展的台灣人“過度期待”。“大陸給的關愛應是一種獎勵機製。不然會有很多台灣人來大陸不踏實做事。黨和國家分享的發展成果對每一位同胞都是公平的,不能讓一些目的不純的人獲取不當利益,而竊取了其他同胞應該分享的果實。”


本文來源:http://news.ifeng.com/a/20171227/54564604_0.shtml


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englishcourse-online.com/57642.html